首    页  |  理论实践> 清风文苑 > 正文

心中的灯塔

作者:折凤娟 来源:横山 发布时间:2017-12-22 09:43 责任编辑:刘冲

从小学习过的英雄模范有很多很多,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但是耳濡目染,家中老父亲教会了我很多东西,让我在工作上、生活上受用一生,指引我前进的方向。

勤奋好学

父亲出生在边远乡镇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,家中兄妹五人,哥哥姐姐们没有读过书,父亲分外珍惜这个读书的机会,一有时间就学习,做完农活就看书,上学时成绩名列前茅,有一次在一片空场地读书忘了回家吃饭……一份耕耘,一份收获,70年代他成为本乡镇的第一位大学生。知识改变了父亲的命运,学习改变了父亲人生的轨迹,他从农村娃走上了工作岗位。父亲常说勤奋好学是一种精神,是一种追求,比腰缠万贯的有钱人强多了,希望儿孙们多读书,多学习,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

爱岗敬业

父亲是一位老纪检,他在纪检监察部门奉献了三十多个春秋直至退休。父亲是家族里第一个跳出农门的工作人。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调到纪委后,从办公室秘书做起,兢兢业业,踏踏实实,把工作当成了一份事业来做。他经常带着一个小笔记本,记录着知识要点,退休时有七八十个工作笔记本,密密麻麻地记着学到的知识。他几十年如一日,练就了耐得下烦、静得下心、吃得了亏的决心和毅力,总是顽强地推进工作,从不考虑自已的得失舍予,没有因为自己的事情找过组织。他曾经分管过审理工作,对新知识,他总是爱钻研吃透,把案件“四大要件”研究通透了,才肯休息。他工作的时候特别爱写文章和工作札记,撰写的文章上过《中国纪检监察》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5篇,省级媒体10多篇,市级媒体70多篇,没有发表的稿件也修改的密密麻麻,费劲心血。每个夜深人静的夜晚,每个周末一有时间,父亲总是在桌前认真撰写,10余万字的文章稿件用钢笔楷书工工整整写了出来。父亲不仅坐下会写,还站起会说,他先后在县委中心学习辅导组、各乡镇培训110余次,工作的时候经常被抽调为宣讲员,宣传党的方针、政策,直到退休。我下乡时遇到的响水镇的一位村支部老书记还表扬父亲,“有个宣讲员叫老折,讲的特别好,用我们老百姓的大白话,讲清楚了党的好政策,不是一味的给我们照书本念。”

父亲工作特别认真,几年党委机关工作经历,使他养成了严谨的工作习惯。父亲从办公室秘书干起,认真起草各类文件,一步一个脚印,辛勤工作。领导讲话稿件不逐字逐句修改,绝对不会上交;文件上的一个词语拿不准,绝对不能印发,甚至文件上的订书针应该订到哪个位置也不能有丝毫马虎,和他共过事的同事们都说,父亲工作上太严格了,有时候让人接受不了。父亲上班的时候绝不允许迟到早退,多数是早到迟退。那时候上班没有电脑,他除了写文件而外,就是阅读中、省、市报纸和其他书籍,看到有用的就摘抄下来,有时候把好文章剪下来做成厚厚的剪报。即便这样,每次父亲写文件时候,还是感慨“书到用时方恨少,肚子里学问太少了!”每当他蹙眉思考时,那肯定是没有写作思路了;每当他面带笑容时,那一定是陶醉在写成功的欣喜里了,每每写完一篇实用性文章,就好像家乡的农民喜获丰收一样,露出丰收的喜悦。

父亲常常教育我们说,做人不能嫌贫爱富,人民群众是根基,要从群众中来,到群众中去。他曾经带队办理过案子,处理了村书记,为一个村民老大爷讨回了补偿款,考虑到老大爷的实际困难,为他联系民政部门,争取了民政救济。那一年过年,大爷来到我家送自家喂养的羊肉,父亲婉拒了,“我是党员干部,帮助你们是我的工作职责,你要谢就谢党! ”父亲常说,人过留名,雁过留声。自己是个普通人,做点事情才能实现自己的价值。

父亲对待朋友是情真意烈,对待腐败分子是不讲情面。曾经给他送好烟的有,送名贵酒的也有,甚至直接带着一匝人民币来的也有,但是父亲都坚决拒绝了。一位年轻干部因为经济问题被举报了,他恳求父亲不要处理他。父亲说党纪国法面前,没有商量的余地,只有诚恳接受处理,知错就改才是最好的出路。后来那位干部受处分后脚踏实地干工作,赢得了人们的尊重,还感激地说“如果不是纪委挽救了我,我不知道现在在哪个监狱生活。感谢纪委让我悬崖勒马。”

家风家教

记得我上幼儿园时,每天放学都是父亲来接我,但是好多时候他工作起来就把接我回家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了。我至今记得自己每次总是最后一个回家的小朋友,每次幼儿园的郭老师都要抱怨,有些家长怎么这么不负责任,父亲每次来都要说,“老师辛苦了,麻烦你了!”弄得郭老师哭笑不得。自从我上幼儿园大班开始,父亲就不再接送我了,他要求我自己走20来分钟的马路回家,从小就养成独立自主的好习惯。

父亲是乐于助人的,有一次,几个陌生的小孩子贪玩,在横山大街迷路了,父亲把这些孩子招呼到我家,给他们吃了顿家常饭,然后骑上自行车去盘问谁家的孩子丢了,晚上八九点钟,三位家长找到了走丢的孩子,看见自家的孩子正围在我家14英寸电视机前看电视《霍元甲》,连声说着“谢谢”,纷纷掏出钱感谢,我父亲坚决拒绝了,“我是党员干部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你们不要多心”。那一年,祖国大兴安岭发生了火灾,父亲捐款300元,汶川地震后,他捐款500元,他资助家乡两名贫困学生读书至大学毕业,过冬御寒的衣物寄给了艰苦的贫困地区。

2011年,我父亲离岗了,他及时腾退了单位办公室,开始了崭新的退休生活。他把划过手指间的时间紧紧抓住,继续工作。常常嘱托我要按时给他缴每月的党费,单位的会计说,这帮老革命们可认真了。有的领导干部从重要岗位上退下来,多少有点失落感。父亲特别随意洒脱,他说要正确对待个人进退得失,自己能有广裕的时间干更多的事情了。父亲领料的常乐健身协会、老年健身协会有声有色,2012年及时成立了协会党支部,逢年过节给社区家庭困难的居民送去温暖,让困难群众感受到党组织的关爱。

生活上父亲不讲究穿戴,从来不攀比,他常常教育我们“生活上向低的看齐,工作上向高的看齐”。他吃饭从不挑食,有时候剩饭也热一热吃了,对任何人一视同仁,和谁也能打成一片。退休后还连续两年被评为全县(当时没有撤县设区)优秀共产党员。

父亲的言传身教,好像海中的明灯,照亮我前进的方向,每当我骄傲自满时,脑海中浮现出父亲严厉的面孔;每当我在生活中受到挫折时,就会想起父亲鼓励的眼神,促使我重新振作起来,带给我工作、生活前进的无限动力。

 

 

 

 

联系电话:0912-3835375地址:陕西省榆林市开发区榆溪大道市委大楼六楼市纪委网信中心
陕ICP备14009672号-1技术支持:榆林云澜软件

版权所有